第5章 针锋相对
  徐少棠无所谓的耸耸肩坐回原位,微笑着看着宋安邦,撇嘴道:“宋先生,你可别别忘了,你女儿的保镖也差点将我打死!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故意重伤他人,是不是也应该抓起来判刑?”

  “哼,打死就打死了!就当为民除害!”宋安邦一脸不屑道:“原以为你死定了,没想到才一个星期时间居然就出院了,当真是好人命不长,祸害遗千年!”

  他之前之所以不追究这件事,是认为这小子铁定活不下来,没想到,才短短一个星期,他居然活蹦乱跳的出院了?这顿时让宋安邦心中那刚要消退的怒火再次重燃起来,不毙了这个差点玷污了自己女儿的混蛋,不足以平息他心中的熊熊怒火!

  徐少棠脸一黑,他妈的,合着爷就该死是吧?你女儿的保镖没将我打死,现在你就打算亲自出面枪毙我了?真以为你们宋家可以只手遮天?

  “宋安邦,你真想枪毙我?”徐少棠半眯着眼睛,露出一丝邪魅的冷笑。

  宋安邦堂堂一个安南要员,在安南的地界上,谁敢直呼其名,眼前这个混蛋,居然如此蔑视自己?宋安邦怒气更盛:“是不是枪毙你,我说了不算,让军事法庭去审判吧!”

  说得好听,让军事法庭去审判,妈的,军事法庭还不是你们这帮人说了算?看来宋安邦是铁了心要取自己的性命了!徐少棠正准备给宋安邦一点教训,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,随即微微一笑,指了指办公桌子上的电话,平静的看着他问道:“不介意我打个电话吧?”

  “怎么,想让你老子救你?不怕实话告诉你,你徐家还没这个能耐!”徐家什么底细,宋安邦早已调查得清清楚楚,不过一个商人之家而已,在他们这个层面的人眼里,再有钱的商人都上不了台面。在绝对的权力面前,金钱有什么用?

  徐少棠也不在意他那轻蔑的笑容,直接拿起电话,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码。

  宋安邦没有阻止他的动作,只是好奇的凑过来,看着小子到底想玩什么花样。

  电话很快接通,电话里传来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:“哪位?”

  听到这个声音,宋安邦顿时呆住了,这个声音他在熟悉不过,这分明是他老子宋宜年的声音啊!

  这一刻,宋安邦震惊不已,这个混蛋怎么会有他老子的号码,而且是自己的老子亲自接听的,那肯定是老爷子的手机号码!一般的电话,都由老爷子的机要秘书或警卫接听的。

  知道自己老子的手机号码的,除了那些个大佬外,就只有宋家的几个儿孙了,难道是以诺告诉他的?不可能!

  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宋老可还记得三月十三欠下的承诺?”徐少棠淡淡的说道。

  作为“执法者”的一员,受其恩惠的人何其之多,很不巧,宋宜年也曾受过他的恩惠,他曾经救过宋宜年一命,作为感谢,宋宜年给了他一个承诺。

  “记得,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老朽定当全力以赴!”电话里传来宋宜年激动的声音。

  宋宜年确实很激动,三年前,他在去卫西的时候,遭到了大量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袭击,身边的安保人员面对数倍的敌人,几乎损失殆尽。就在他以为自己的性命要葬送在着卫西的荒漠的时候,突然杀出一位高手,不仅从容的将他救下,还将敌人全部斩杀。

  作为京城几大家族的大佬之一,宋宜年见过的高手不少,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高手,他相信,即使是“龙组”的人,在这人面前也会不堪一击。

  那铁血的手段、冷厉的攻击,至今犹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  当时,他询问救命恩人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