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我不是楚南
  “楚南!!!你还给我睡!”

  一声怒气冲冲的喝声,夹杂着愤怒的劲风,一本书已经重重的打在了苏景的后脑勺上。

  眉清目秀的少年正自昏昏沉沉,此时额头猛然前冲,跟前面的桌子发生了最为亲密的接触,在额间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红印!

  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嘲讽般的哄笑声……

  昏昏沉沉中突然挨了这么一记,苏景慢慢的抬起了头。

  眼神呆滞,动作缓慢,这样的举动,在刚刚动手那人看来,却好似是挑衅一般。

  他顿时更为暴怒,声音中带着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之意,喝道:“楚南,你也太冥顽不灵了,纵然你是前朝皇子,但陛下既然恩准你在这修文馆中进学,姑且也算是个机遇,你自当尽力上进,多学些知识才是,怎么这成日里的,不是睡觉就是走神?这般的不求上进,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?!难道你真的想浑浑噩噩一辈子不成?”

  苏景慢慢的抬起头,看向了面前的那名夫子,困惑的思索了一会儿,才道:“您是……言夫子?”

  言夫子顿时气结,怒极反笑道:“好哇,总算你还是没有魂飞天外,最起码还记得我这教了你们三个月的夫子!”

  周围的嘲笑声顿时更大声了,望着苏景的眼神带着带着幸灾乐祸,这位言夫子乃是父皇亲自请来传授他们学识,脾气之暴躁,这三个月来,可说让诸位皇子公主受够了苦头,如今看到苏景竟然敢公然唯一的特点的话,大概就是距离自己坐的都挺远的,望向自己的眼神,冷漠中带着疏离。

  若说例外的话,也有,挨着自己坐的两人,其中一名便是那年龄最长的青年,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,另外一人,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娇俏少女,眉目婉约清雅,稚嫩的面容下,掩盖不住那绝世的风华,看着苏景的眼神带着淡淡的亲近,注意到他的视线,她对着他甜甜的一笑……

  脑海里浮现一个名字。

  秦穹,我的妹妹!

  这么说来,我是穿越了。

  而且并非是单纯的魂穿,甚至于似乎……

  我既是苏景,又是楚南?!

  很离奇的……

  苏景能够清楚的记得自己作为苏景的二十多年人生,普通到一无是处,普通的升学,普通的就业,普通的宅男……因为从孤儿院里长大,所以没有父母可以依靠,每日里为生计发愁,以至于快要奔三,却连女朋友都没有过,甚至于苦逼到连充气娃娃都买不起的程度!只能孤撸终生……

  而楚南的人生,却更为悲惨!元辰大陆辽阔无际,其中四大帝国屹立多年,而他,便是四大帝国中楚国中的皇室贵胄!

  其父秦政,曾经是秦国入楚国的质子,本身在楚国便很不受待见,楚南没沾到什么父爱光环也就罢了,偏偏这质子还很努力,凭借自身能耐,翻身农奴把歌唱,竟然以秦国羸弱之国,硬生生将四大王朝之一的楚国给推翻,在楚国灭亡的那一日,楚南的母亲在楚国城楼前跳楼自尽,而后,楚国所有的皇室血脉尽都被屠戮一空,只留下了当时尚且年幼的楚南。

  但纵然逃过一命,却也因为身怀楚国血脉,在这阿房宫内,可说是受尽欺辱……

  毕竟当年秦国身为楚国附庸,被剥削欺压数百年,这仇恨,几乎倾三江之水也难尽,因此……月俸被克扣,每月例行发放的丹药被押下来,这些都是小事,甚至于在饭菜里吃出针来也是经常的事情。

  更残酷的是,其他诸位皇子,都因为背景原因,母族或是封疆大吏,或是绝世强者,或是军方背景的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