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无题
  老周是一位货车司机,因儿子瘫痪在床,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的他,还奋战在青藏线。

  见老周上了年纪,儿媳赵青担心公公出事,主动提出要随老周跟车。

  “爸,你找个地方把车停一下,我想去……”

  赵青话没说完,人已经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  都已经憋半个小时了,两边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地,连棵小树都没有。

  老周见儿媳的脸蛋红扑扑的,一阵窃喜,心想机会终于来了!

  他把车停下,表面上装模作样抓起一瓶水在那喝,其实内心早已血脉膨胀,特别是裤裆里那玩意,一下子翘起来,把裤子顶得老高,像把匕首那样藏在里面硬得难受。

  这也不能说老周好sè,谁家有这么一个极品的儿媳fu,都会吃不消。

  赵青今年二十五岁,娘家在城里,从小养尊处优,一米六八的个子,长得既丰满又xing感,特别是一对酥xiong就像往衣服里塞了两个气球,罩罩根本就包不住,xiong前经常一片雪白。

  更要命的是,赵青如此丰腴的身体,偏偏喜欢穿短裙,没事往老周面前一坐,内裤被里面的肥鲍撑得鼓鼓的,就跟刚出炉的大白馒头差不多,中间还有一条迷人的沟缝。

  一想到儿媳两腿间的那片肥沃,老周就受不了。

  关键儿子他妈还走得早,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泄yu。

  所以赵青刚拉开车门下去,老周马上挂上倒挡,通过导航里的倒车镜朝后面偷窥。

  也许是太急,赵青啥都没想,直接走到车后面,快速拉下了裤子。

  老周本来就有点近视,这下两只眼睛都快贴到屏幕上去了。

  遗憾的是屏幕太小,儿媳的桃源没看清,就见一股清流从她的两腿间涌出,车窗外还传来哗哗的声音。

  “niào得够远的!”

  老周年轻时当过一阵子村医,知道女人niào得远说明下面比较紧。

  也是,赵青嫁到周家才半年,老周的儿子就出了车祸,弄了个高位瘫痪,腰部以下全没感觉了,那玩意起初还看着挺正常的,后来一天天萎缩,现在比金针菇大不了多少。

  算起来,赵青那地儿,至少九成新,难怪那么紧!

  老周看得难受,两只手抓着裤裆一阵搓揉,就等着儿媳站起来,让他看看那儿到底有多丰满,毛儿到底是茂盛还是稀疏。

  赵青niào了好半天,才浑身舒畅,摸出一张纸往下面擦了擦。

  “快起来!起来!”

  老周急得敲方向盘,恨不能冲出去把儿媳扑倒,xingfèn得嘴皮都麻了。

  可赵青拉裤子的速度太快,老周啥都没看到,赵青已经把内裤拉上。

  “好漂亮的小内裤!”

  老周咕嘟咽了咽口水。对于儿媳身上这条蕾丝边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平时在家每次儿媳换衣服,老周都会偷偷翻洗衣机,用鼻子去闻儿媳的私处。

  “爸!天气冷,我给你泡杯热茶吧!”

  上车后,赵青感觉外面有点冷,就用热水壶泡了一杯热茶给老周端来。

  老周还沉溺在刚才儿媳niàoniào的画面里,心不在焉抬了一下手。

  “啊!”

  老周一声惊呼,茶水全倒在裤裆上了,赵青吓得赶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