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:藏在墙中的木雕
  “女婿?什么女婿?我哪来的女婿!”林父吓得赶紧扔下了支票,他心神凌乱的看了眼打扮穷酸青年,便望向了外边露出半个身子的林芊芊,“芊芊,你……你与这个……私定终身了?”

  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赵凡,女儿的眼光未免太独到了些。

  林芊芊一脸的无辜之色,“爸,是他死缠烂打跟进咱家的,还说你会欢迎他,连王叔都拿这个无赖大师没了辙。”

  这时,王叔走入客厅,径直来到林父身边低声说道:“林兄,那位年轻的大师名为赵凡,铁口直断,本事极大,我唯一搞不懂的就是他称自己为你女婿。”

  “哦?”林父打量着赵凡。

  刘先生恼了,支票没到手,又被无视了,他决定刷一波存在感,便再次猛地拍动茶几,斥责道:“牙口没长齐就敢大言不惭,还说我这是破画?你若是能轻而易举逆转林家的颓势,我刘某人,就直接将屎盆子扣在脑袋上!”

  赵凡饶有兴趣的说:“此话当真?”

  “真,比金还真!”刘先生怒笑道:“但是尔等犯了咱们这一行的规矩,若是不能办到,知道怎么做吧?”

  赵凡十指展开,冲着前者晃了下,“那时,随便你挑一根切了便是。”

  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不论真有本事的还是江湖骗子之流,均不会容忍有人来砸场子的事情发生,如果后来者证明不了比先到者手段更高明,就要自断一指,以正风气。

  实际上这是情理之中,若是比了过去,先到者的耻辱就洗不掉了,等同于砸了饭碗,难以再继续混迹于这一行。

  俗话说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。刘先生吃准了赵凡年少,加上这穷酸样,能有啥本事?十有八九是为了讨好林父夸下的海口。

  林父在一旁静静的喝了口茶,选择了默许,万一,这年轻人真能将下滑趋势逆转呢?

  他能将弱小的林家打拼到江北市名列前茅的家族,心性绝不简单,眼下莫名其妙的赵凡敢毛遂自荐,连拜把子兄弟都对其满口称赞,就说明此人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。

  况且,他今天请来刘先生,也并未完全信以为真,纯粹是试试而已。

  “不知大师想如何转变我家的处境?”林父沉吟了下,问道:“有什么需要的,开口说一声,我都会鼎立配合。”

  “有,先拿个锤子来,小的就行。”赵凡面色平静的说道。

  “锤子?”

  众人闻言一愣,你要锤子干啥?想砸谁吗?

  刘先生心脏不禁提到了嗓子眼,怕这乞丐玩不起要来浑的,他身板弱,动起手来可打不过对方。

  “犯得着紧张成这样?我无非是破一个暗藏的风水局罢了。”赵凡有些纳闷,这都什么眼神啊?

  刘先生放下心来,他嗤之以鼻的笑道:“少年,港地电影看多了吧?就你还破风水局呢?老朽浸淫玄学多年,道行深到吓死你,也没发现这宅院的哪个地方要用锤子。”

  林父持保留态度的对王叔说道:“让阿豹去工具间取把小锤子。”

  王叔便拿起手机按了几下,没过多久,就有一个魁梧的保镖送来了把铁锤。赵凡接到手中一边掂量一边走向院子,“你们跟着一块来吧。”

  林家父女、王叔、刘先生纷纷起身,跟随赵凡来到宅院的门前。

  “诸位安静的看着就好,过程中切忌打扰,否则就不准了。”赵凡放下锤子,抬起左手摸着院门,另一只手取出随身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