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宋安邦
指望他们这些在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军人会跟你讲什么“文明执法”,在他们眼中,只有敌人和战友,很显然,此刻的徐少棠,在他们眼中就是敌人!

  “什么破山鹰大队啊,连李修平他们都不如……”徐少棠不满的嘟囔着,连李修平他们都已经配备上武装直升机了,这些号称安南尖刀队伍的人却还用车办事,真要是需要支援,等他们赶到了,恐怕黄花菜都凉了。

  车内的人听到徐少棠的话,脸上纷纷露出气愤的表情,有个脾气火爆的大个子士兵立即端着枪站了起来,抄起枪托就要向徐少棠的脑袋上砸下去。然而,当他的枪托刚刚举起的时候,却正好对上徐少棠那冰冷的目光。这个战火中走过来的士兵顿时停住,他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,全身冰凉,好像在和一头危险的猛虎对峙!

  这种感觉,甚至连面对教官的时候都不曾有过,这是一种冰冷得让人窒息的目光,让人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!他甚至感觉,自己这一枪托真要砸下去,自己铁定小命不保!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,但常年的军旅生涯,让他坚信这种感觉不会有错!能从战场的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人,很多时候都是依靠那份莫名的直觉。

  在特种部队中有一句话:你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但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自觉!

  不得不说,他的直觉再次救了他一命,他这一枪托真要砸下去,以徐少棠的性格,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将他击杀!就算自己现在带着手铐,就算身边围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军人,他依然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轻松将其击杀,他真要出手,这十几个所谓的特种部队成员,还真不够他玩的。

  “坐下!”皮永春面无表情的抬起头,制止了这个冲动士兵的行为。

  听到皮永春的命令,大个子士兵如蒙大赦,颓然的坐回原位,面对身边战友的调笑,他充耳不闻,脑袋里只想着:“这个混蛋明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败家子,为何会有这么可怕的目光?”

  在车辆行驶的过程中,那个大个子士兵根本不敢再看徐少棠一眼,只是失魂落魄的低着头。两个小时候,军车驶入东南地区军事基地。

  徐少棠被人押着,但却完全没有作为犯人的觉悟,只是随意的打量着这处基地,这应该已经出了天海市了吧,现在应该是在舟山的地界上。

  搞什么飞机?基地中明明到处都有直升机,居然派几辆破车去押自己?这也太不重视自己这个嫌犯了吧?

  “报告!”皮永春押着徐少棠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外。

  “进来!”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。

  皮永春推开门,挺直着身板走进去,向里面的人敬礼道:“报告,山鹰大队皮永春奉命将嫌犯带到,请指示!”

  “嫌犯留下,你下去休息吧!”中年人挥挥手。

  “是!”

  当皮永春离开,偌大办公室就只剩下中年人和徐少棠两个人了。

  徐少棠毫无顾忌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,浓眉大眼,标准的国字脸显得棱角分明,双目炯炯有神,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他的身上穿着一件裁剪得体的衣服,肩膀上的肩章已经说明了他的位置!

  徐少棠在打量着他,他也在打量这徐少棠,很明显,他的眼中满是厌恶的神色,还有一丝刻意压抑的愤怒。

  “你就是宋安邦?”徐少棠大大咧咧的在他对面坐下,也不管他桌上的那杯茶是否动过,抓起来就往嘴里灌,完全没有作为犯人该有的觉悟。

  爽!妈的,山鹰大队那群混蛋,两个小时连一口水都没给他喝,渴死了!宋安邦特供的茶就是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