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针锋相对
份,对方却只告诉了他两个字——朋友!对方虽然没有向他提任何要求,但作为对自己救命恩人的感谢,他还是许下了承诺:在不危害国家的情况下,他可以帮其做一件事。

  这个承诺,确实很重,但宋宜年却觉得值得!他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,对生死早已看淡,但他却不能死,因为他是宋家的道:“徐大少,对……不……起!”

  宋安邦几乎是咬牙说出这三个字,他现在只想赶紧将这位爷送走,再让他在这里待下去,自己迟早得被他气得拔枪!

  “你这道歉一点都没诚意……”徐少棠撇撇嘴,眼见宋安邦已经处于暴露状态了,决定还是见好就收,道:“这样吧,我也不为难你了,你这茶叶不错,送我点,就当给我赔罪了……”

  老爹徐文正生平最爱好茶,就当打劫宋安邦的茶叶回去孝敬他吧,估计他这会正在为自己担心呢!

  既然占据了徐少棠的身躯,那就替他尽一下孝道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