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我不是楚南
元帅,家底深厚,都早早的接触到了修炼的功法,或修道,或炼气,或习武……

  可唯独楚南,却仿佛被人遗忘,每日里,只能在修文馆里学些文学知识,那藏纳诸子百家武学的藏书楼,从来都不允许他进入……

  要知道,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,飞天遁地,填山倒海并非虚妄,而是真正的存在于每个人的认知中。

  而修炼的方法,更是千奇百怪,百家争鸣,三千大道,条条皆可通向大道!其他姑且不说,最为出名的,乃是习武修道,养气炼神四条道路!

  习武因为普及性,几乎占据了整个世界的九成,须得先锻骨伐筋,世家子弟资源上佳,五岁便开始练武,三年锻骨,三年伐筋……而后方可开始炼气,可楚南,五岁时楚国仍在,锻骨刚刚开始,还未来的及伐筋,秦皇政便已经携太阿神威,威压楚国,将之尽数灭绝!

  因为这个原因,楚南从五岁到十七岁,整整十二年的时间……他一直因为缺乏进阶的功法缘故,始终处在锻骨境,并非无法进步,事实上他天资超凡,非凡俗人所能比拟……奈何楚国新亡,无论是秦皇政,还是秦国元老大臣,没有人想看到一个一个拥有楚国血脉的高强武者,所以……哪怕是与楚南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妹妹秦穹,也不敢擅自把自己的武学典籍告知楚南!

  于是他的武者天赋,就这么生生的耽搁了!

  所以说,这是比惨大会么?

  十七岁的少年,稚嫩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沧桑神色,慢慢回忆属于自己的过往!

  十年的记忆……苏景默默记忆,然后惊觉,这十年来,其中凶险绝恶,就是自己一个成年人都未必承受的下来,但这个小小的少年,竟然真的就这么一肩挑了起来!

  只是现在看来,这楚南,分明就是苏景!

  苏景摸了摸自己的手臂,在那里,有一颗微小的黑痣,与自己作为苏景时候的身体,位置却一模一样!

  不是魂穿!

  苏景心底里立即确定了。

  莫非便是所谓的平行世界的两个完全相同的人?

  心思杂陈,难以言说……

  “大胆!楚南,你竟然敢无视我的话,这般对父皇不尊重,信不信我立即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?”

  方才高喝那人似乎是感觉尊严受到了挑衅,顿时大怒,声音里带上了浓浓的怒意!

  苏景脑海里一片混沌茫然,不知外物,而秦穹却忍不得了,漂亮狭长的凤眉挑起,讥讽道:“哼,亥皇兄好大的威风,哥哥好歹也是父皇亲子,皇兄却说杀便杀?果然厉害,看来日后若见了皇兄,小妹可得尊重些,不然的话,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小命了!”

  方才还嚣张绝伦的声音顿时滞了一滞,转为尴尬,干笑道:“皇妹说笑了,为兄可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  “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是想说,哥哥其实不是父皇的儿子?你竟然怀疑父皇他……”

  “这……这个……当然不是。”

  那声音更狼狈了,诬蔑父皇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……被父皇知道了,可是会死人的!

  面对秦穹,他之前的嚣张鄙夷,尽数消失了踪影,剩下的,就只有满满的尴尬。

  苏景看着那被一个小小少女逼迫的连连败退的英俊少年,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他的信息。

  秦亥,大秦帝国二皇子,其母家外公乃是当朝大将军,几位舅父在军中也都颇有职称,在军中威望之高,几乎仅在秦皇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