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其实我也……恨死他了
就算是我的书童也只会喜欢花月奴,他也看不上你吗?

  那便死吧!!!

  愤恨之下,邀月便要将苏景彻底碎尸万段!

  可苏景接下来的动作,却直接让邀月全身的功力直接停在了掌心,再也挥不下去,她一时间呆愣在了那里,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!

  只见他掀开了自己的衣袖,露出了胳膊上那早已经结疤脱落的狰狞创口……

  密密麻麻的伤口,每一道都无比的可怖,并列的整齐,可以看清楚,这并非临时刻上,而是真的在很久以前便已经存在的疤痕。

  大楚帝国屹立于元辰大陆千年之久,自然有颇多交好的至交,秦皇政能容许楚南活命,其实更多的,就是为了钓鱼,引诱那些楚国高人前来营救楚南……而他则出手,将那些来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尽数灭杀!

  以此来宣称其秦国武力,更可将楚国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下!

  你们楚国唯一的皇室血脉,只配在我阿房宫内住最破旧的房屋,吃最粗糙的饭菜!

  而小楚南也当真是个有心人,十年来,受尽了屈辱的同时,每次有人来拯救他,并为他而死,他便在自己的手臂上刺下一道细小伤痕,以此惦念!

  到如今,已经整整九十道了!

  想不到,本意是留作纪念而已,不想如今却用上了!

  如果书中说的是真的话……

  果然!

  邀月下意识的也抬起了自己的手腕,晶莹如玉的手臂上,同样也有着极为密集可怖的伤口,只是更为细小,更为密麻……

  “你……”

  两道白皙的手臂,上面的伤口交相辉映,乍一看去,倒仿佛是情侣疤一般!

  邀月下意识的想说些什么,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!

  感谢我还是原身置换!连着伤口也给带了过来!感谢我还记得书中有这一段落!

  苏景背后的冷汗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但他脸上表情却始终不变,拼命的幻想自己这会儿影帝附身,狠声道:“这都是我自己用匕首刺的,每日里看着他们你侬我侬,恩恩爱爱,我……我恨……恨得只有用匕首刺自己,每天每夜我只有拼命折磨自己,才能减轻心里的痛苦,只有这样我才能睡着……你说,这样的痛苦,我怎能不恨他?!!”

  邀月呆愣在了那里。

  竟然有人与自己的想法这般的一般无二吗?自己这般的折磨自己,可不就是和他一般的心情吗?

  “原来……原来你也是……”

  邀月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和缓了下来,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知己感,让她对他的敌意迅速的散去……

  她轻轻的哼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这样,想不到你竟然也这般可怜。”

  手掌已经直接放下了。

  而此时,苏景也轻轻的松了口气,小命终于算是保住了!接下来能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,就要看自己的巧舌如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