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6章 你真的不怪我么?
天……”

  苏景喃喃重复了一下,忍不住失笑。

  馥儿鼓着小脸,认真道:“陛下如今可是很厉害的。”

  纵然面对苏景颇多拘谨,但听苏景话里颇有些不以为然之意,她仍然执着的为秦穹说话。

  苏景笑道:“我知道她现在肯定已经今非昔比,能逼的红雪她们都束手无策,小穹能为,恐已非是寻常人所能想象了,只是她纵然再强十倍,我可能暂时也拧不过这个弯儿来,小穹对我而言,好像永远都是那个跟在我后面,对着我笑的小丫头。”

  “公子能这样想,其实也是很好的。”

  馥儿眼底浮现些微忧郁神色,轻声道:“公子苏醒之前,我已经很久未曾见陛下笑过了……也许只有在公子面前,她才能再做回那个天真可爱的公主殿下吧,陛下她……她太苦了,她这些年来做了不少的错事,但无论哪件错事,都是为了公子,她所有的心思,都已经落在了公子的身上。”

  “是么……我能醒过来,还是多亏了她呀。”

  苏景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  却突然想到了傲红雪。

  红雪是小穹的师父。

  两人曾经感情也算甚笃,如今,难道说竟然已经走到了这步境地么?

  想着,苏景颇有些唏嘘的叹了口气。

  恐怕也是为了自己吧。

  如此一想,感觉面前的酒也是无味了。

  又喝了几杯……果然没有醉的感觉。

  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  苏景起身,往楼下走去。

  “是。”

  馥儿起身,乖巧的跟在苏景的身后,两人一起往阿房宫里走去。

  物是人非,咸阳对他而言,已再无半点熟悉之感,甚至于连熟识之人也没有……逛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  身体都没恢复,还不够我累的。

  两人一前一后,慢慢走向了阿房宫。

  过得两个时辰……

  正自坐在花园里看着流水潺潺的苏景蓦然间眼睛一动,看着向他飞奔而来的少女。

  “哥哥!!”

  秦穹欢快的叫着,身上穿着明黄~色的皇袍,看来颇有几分威仪,可惜,见到苏景之后,这份威仪就只剩下娇憨了。

  她飞快的跑到苏景身边,半跪在地,把头枕在苏景的腿上,柔声问道:“哥哥没有觉得不舒服吧?”

  苏景含笑道:“当然没有,你以为我是小孩子么……一刻也离不开父母的照看?”

  “哥哥不是小孩子,我才是小孩子,一刻不见到哥哥,就忍不住心头发慌……我只有哥哥了,哥哥必须得在我的眼前才行。”

  秦穹嘿嘿笑了笑,搂着苏景的腿,似乎很是满足于口鼻尽都是苏景的气息。

  她轻声道:“说好了的,今晚哥哥还得让我陪你睡。”

  苏景轻叹道:“男女有别,偶尔一次还行,长久怎么能行。”

  秦穹轻声道:“哥哥对我而言,已超越了男女之别,这些年来,我辛苦奔波,就是为了复活哥哥……哥哥如今终于复活,我片刻也舍不得离开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!”

  苏景摸着秦穹那一头柔